飘飘飘阿飘

代替口罩老师发一下文的存档(含大家的评论)

隔山灯火:

度盘: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mi21Czm 密码: peng







PS:有关文包的任何问题请联系我和枪。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为了让这条资源lo一直留着。请大家在评论里谨慎一些。(无奈)


        求蓝手支援。




—————以下是灯灯的话————


口罩老师出差在外,我和my枪登了她的账号,把两年来的楼诚文一篇一篇存了下来,大多数文口罩老师已经分享过全文word或者排版PDF,但是大家的每一条评论,留下的每一点足迹都同样珍贵。


刚开始我非常难过,非常。但是一篇篇复制下来,渐渐得到了另一种程度上的治愈。这两年竟然留下了这么多好的回忆,谢谢口罩老师,永远爱您。


至于我自己,永远都会记得她第一次在私信里给我写楼诚推开某个四合院的门,那是一个特别好的开始,LOFTER上的口罩老师带我去了更深更远的世界,现实中的口罩会拉着我的头发撒娇。


这辈子都会认识口罩了,真好呀。


(但我还是哭了。)




这篇居然也被屏了一次……再试试……



愿意等你

盂兰变:

谢谢所有给我私信的朋友的问候。工作忙了,人生也进入了下一个阶段,不太能常来lofter。


但偶尔也会想回来这里再写点什么,只是思索良久,不知道在这里,因为某个热圈而聚集在一起的大家,在热度散后,是否还有兴趣再看与这个热度也许并无直接关系的文字。

不管怎么说,有时自己翻阅,看到此前写过的种种,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我自问不是特别感性的人,然而如此感性的文字又确实曾出自我的笔下。


很怀念那段和大家共度的文字时光。不论是在哪个小号。

几个严肃的问题

清和润夏: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总之对不起大家了。三月份大家的首页是不是被各种二重赋格的解释公告给刷屏了……唉。哪天能发货我现在不敢说了。简直打脸。
要情寄的甜心去元素组的原帖回,别在我的转帖回●▽●




元素组:



1.昨天有人一口气退了14本《二重赋格》,这一部分直接(同一时间)上架了,一部分没有买到的读者已经购得。


基本可以证明有人囤货,要说的是:《二重赋格》4.12晚8点通贩会有500~600本左右的余量,经过慎重比较和考虑,《二重赋格》按理来说是绝对足够的(甚至印多了),假如没有买多本囤货现象的话。


希望有这类行为的买家自觉退款,如果通贩结束后短期内该本二手高价超标,将考虑二刷,怎么买的只能怎么砸在手里了。


(*《狮子》&《情寄》不会二刷)


2.已短信群发通知,这里再说一下:由于内页偏差过大,需要全部重印,原定20号发货完毕的《二重赋格》延迟3~4天,将于24、25号开始发货,如有需要修改地址请敲旺旺留言,如不再需要本刊直接退款即可(买太多也注意在近几天退款,发货后不再受理)


 


3.翻出了2套《情寄》(正刊+番外册)以及8本单独番外册《一天》,搞个抽奖,需要的话可以在评论里回复 情寄 ,今晚九点手动抽十个人送,周一(明天)发货_(:з」∠)_




4.书店预览图




不管,就当糖了,新的一年希望你们都好,永远不生嫌隙。

遇到太太真是太好的事了 (=゚ω゚)ノ

清和润夏:

讲了四个故事,遇到亲爱的甜心们,真是太好的事了。

江左萌萌der:

清和润夏太太筆下樓誠及衍生人物關係圖2.0+<情寄>簡易年表


10月初拿到<情寄>本人,終於在上個周末(抱著虔誠的心)拆開來讀。

一邊看一邊想著要把時間線記清方便和<地平线下>對照,到途中發現榮方真是持續遠距離的一對,嗷嗷嗷。

年表有點兒虎頭蛇尾...因為越看越激動都忘記記了,有機會再補!


1911 榮石出生
1922 榮老爺子成為承德商會會長
1925 方孟韋出生於美國麻州劍橋
1926 榮石15歲,離家出走,謊報年齡參加北伐
1927 榮石於武漢接觸/加入共/產/黨
1928 北伐結束,榮石進入「瞻園」成為中統第一批特工
         年底榮石回家,跪在門口讓老爺子用桿麵棍打
1933 榮石22歲,日軍攻陷承德
1937 淞滬會戰,榮石在上海空襲中救了「方美」,把貂大衣給了他。榮26歲,方12歲。


1944

方孟韋19歲,任三青團書記長。3月離開重慶至北平。
日記)民国三十三年 三月 十五
          自离开重庆,已有数天。北平气温有所升,但人心寒凉。

榮石赴北平,在方家看到方孟韋。私宴中榮芳兩人「初遇」。
日記)今遇一人,极是可恶。说话吃字,以“结巴”二字代之。

清明,榮石開著敞篷車載方孟韋吃烤肉。東岳廟,望鄉台,求籤。
籤文)合而分。分而合。天时人事。两斟酌。

榮石帶方孟韋前往北平廣播電台,遭暗殺受傷。  

5月初 方家返回重慶。榮石在北平養傷,在報紙上看到明樓文章。
「汪主席的和平大业是唯一赢得这场战争的法宝」

方孟韋駐守昆明機場,任學生營營長。

日記)民国三十三年五月二十一,这一天,只有荣石。

6月底 方孟敖降落昆明。榮石聲稱方孟韋表哥,帶著雞肉牛肉前來軍營。
7月 方孟敖率隊去緬甸北部
7/3 方孟韋調回重慶,任美國團翻譯。

榮石以表哥名義寫信給方孟韋,「废废废话,堂亲不通婚。」
方孟韋匯了27塊給榮石,「愛妻」

8/3 美國團訪延安,方孟韋見到周先生

10月 方孟韋帶著老鷹的風箏,隨著崔中石前往上海,巧遇榮石(嗷嗷嗷嗷嗷)。榮石帶方孟韋回法新界的家,方孟韋幫榮石弄到純棉粗布。

11月 榮方兩人各自回承德/重慶

1945

1/2 索杰回承德,帶回消息「必要時會終止榮石這個身分」

3月底 方孟韋在重慶的報紙上看到承德榮石死訊

4/12 羅斯福過世,東京大轟炸
8/15 日本投降

10月 方孟韋成為榮石的上海法新界小洋樓合法擁有者。赴上海。
        榮石出了蘇軍軍醫院,執行任務
        方家調令至北平

1946 國共在東北拉鋸戰
1947 9月三青團裁團併黨


1948

元旦,北平。方家照了「全家福」,方孟韋照了在假月亮前的照片。

榮石化名東北流亡教授「龍十斗」重逢,在照片背面寫下俄國詩人普希金的詩。榮石將紅寶石戒指給了方孟韋。

詩)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想,有如纯洁之美的仙灵。

6月 方孟敖違抗軍令涉嫌通共,就地被捕
7月 燕大抓共黨,師生與軍警對峙
8/19 農曆鬼節 幣制改革,方家將外幣金條全數交出。

方孟韋)谁也别想夺走这枚戒指。谁也别想。

10/17 方家兄弟帶崔嬸至崔中石墳上上香
方孟敖要方孟韋問榮石:「月亮近,还是长安近。」

年底 方孟韋護送崔中石妻小三人,與榮石一同前往香港

亲爱的作者们,我们来谈谈标点

Lantheo:

如果让我在这些错里选一个最不能忍受的,那请不要在英文姓名的first name、middle name和surname中间加“·”。世界上没有Bruce·Wayne这种东西,正确的是Bruce Wayne或者布鲁斯·韦恩。另外一种表示昵称/外号的方式是Anthony 'Tony' Stark




来自中世界:



译名的姓名分隔用“·”,中文输入法之下按1左边那个键就能打出来,请不要在姓名之间加奇怪的东西。




中文的省略号是“……”,中文输入法中通常是shift+6,请不要n个句号来当省略号用。表示整段省略的时候可以连用两个省略号“…………”




英文原文的姓名之间不要加点,空格就好。




冒号的范围直到下一个句号为止。句子内部一般不宜套用冒号,需要套用的话可以分段。




写对话一般三种形式:



  • XXX说:“对话。”


  • “对话。”XXX说。(描写在句子后面的时候,引号后面直接跟描写)


  • “对话,”XXX说,“对话。”(对话拆成两段中间插入描写时候,后半句用逗号分隔,不要把句子拆成三段或更多)





如果一个角色的话很长需要分段它的格式是这样的:




“第一段blabla。




“第二段blabla……




“最后一段。”




句子里有引用内容但没有停顿的时候,不要加冒号,冒号通常表示比逗号更长的停顿。




英文没有书名号,英文句子里的英文标题用斜体表示,但是中文段落里的英文标题我倒是没看到过具体规定,大概怎么都行。




以上说的只是我经常见到用错的,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这个玩意GBT 15834-2011 标点符号用法,这是2011年发布的标点符号用法国家标准。




我觉得这个东西在网上发文的时候错也就错了,唯一的危害就是伤害我这样的强迫症患者,但终究是个作者的修养问题。而要出本的话,虽然不是正规出版物,也必须弄对。




如果以上我说的有不准确地方欢迎提出。


【楼诚】扫文|中短篇系列

玉靉莞:

个人爱好不完全安利


中长篇系列走:【楼诚】扫文


【中短篇|排名先后无关|想到就写|夹带私货】



贺兰

《[楼诚衍生][何鸣/许一霖][短篇小说] 游园惊梦》

《[楼诚][短篇集]但愿长醉》

《[楼诚(衍生)][短篇]桂花载酒》


恋爱脑与乌托邦

[伪装者][楼诚] 江河万里

[伪装者][楼诚] 绝望的浪漫主义


chloec的树洞吐槽花痴专用地

【楼诚】绮念 pwp

【楼诚】遐思

【楼诚】圣诞快乐,青瓷同志

【楼诚】人非草木

【楼诚】十年树人

【楼诚】台球课


旧客疏

【蔺靖】庭中有嘉树

【楼诚】MR. Ming(完)

【蔺靖】秋水长天一色 (完)

【楼诚】âme soeur


尘唐

【楼诚】你知道我在吃醋吗?

【楼诚】摘眼镜(優雅污)

【楼诚】他和他的爱情故事——之一(也许并不那么污)

【楼诚】岁月

【楼诚】柏拉图

【楼诚|蔺靖】迷雾(上)

【楼诚深夜60分】明长官的情话学习时间

【楼诚】不得

【楼诚】蛇缠瓷

【楼诚衍生|蔺靖】佛动心

【蔺靖】春猎(佛动心后篇)

【楼诚】殊途同归

【楼诚】完美救赎

【楼诚】诉衷肠{小肉怡情}

【楼诚】糖

【楼诚】一生一座楼————情诗系列之阿诚(番)

【楼诚】落叶归根

【楼诚】乐声

【楼诚衍生/鸣霖】白雪


四条下划线

【楼诚】【ABO】遗我凉风(1.)

正文二章戳我

【楼诚】【ABO】遗我凉风(番外)


叶深水

隐藏剧情之头痛(1)

隐藏剧情之头痛(本章完)

明台小少爷的隐藏博客

【楼诚深夜60分】 Parlez-moi D'amour(对我细诉爱语)

【楼诚深夜60分】礼物

【楼诚深夜60分】同与不同

【楼诚深夜60分】细节

【楼诚深夜60分】食谱

【楼诚深夜60分】七年之痒

心之所在

【楼诚深夜60分】差别对待

【楼诚深夜60分】吃还是不吃

明楼的养成计划


cassette已删文【太太的短篇真的超好吃删文了太可惜了qwq】


墙头无语

阿诚的新衣

少爷的家长

明少侠的错觉


朕有喜了

楼诚 【时光】

【楼诚】依靠

【楼诚】依靠2.0

【楼诚】匆匆那些年

匆匆那些年2

【楼诚】明台没眼看系列

【楼诚】明台没眼看系列【2】

楼诚小段子之衣服

【楼诚】糖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我好像喜欢上自家大哥怎么办》论坛体恶搞

《昨晚偷亲暗恋对象好像被发现了!!!》

明氏企业内部论坛二三事

被流氓非礼了!怎么办!【蔺靖

【楼诚】今天在玫瑰西餐厅的精彩八卦全程围观

明家的省钱之道

鲜肉与荔枝 无题【凌李】

【楼诚】写字

【楼诚深夜60分】早饭 多CP

【楼诚】 梁处长不可说的秘密

【楼诚深夜60分】生日快乐歌 凌远X李熏然

【楼诚深夜60分】惩罚游戏

【楼诚深夜60分】捡笔

【楼诚深夜60分】青瓷

明楼养孩记

【楼诚】明楼是怎么长胖的

【楼诚】明家大嫂的强迫症

【楼诚深夜60分】明家日常之番茄炒蛋

【楼诚深夜60分】滚,滚出去

【楼诚衍生】谭宗明X赵启平 欲

【楼诚】论坛体 我大哥好像喜欢我

【楼诚】【论坛体】送给大嫂,什么新年礼物好

【楼诚】高级秘书真的比较了不起


楼诚好大一个洞

明家日常之肉鸽子

明家日常之眼镜

明家日常之鲜肉和荔枝

明家日常之第一次

明家日常之青瓷

明家日常之烟
 明家日常之梦中

明家日常之番茄炒蛋

明家日常之双人床

明家日常之唇

明家日常之家园

明家日常之控制欲

明家日常之信仰

明家日常之冷战

明家日常之蝴蝶效应

明家日常之病

明家日常之小金库

明家日常之忙里偷甜

明家日常之离家出走

【楼诚】佛说 

【蔺靖】蓝颜断

【楼诚】烛火

【楼诚】谁动了我的台球桌 


脑洞菌

明长官的生日礼物

飞流怀了宝宝(请认真的给飞流普及性知识)

八卦报纸说我和我大哥有一腿 

论偶像的倒塌—明长官和他的兄弟情人

说,我重要还是你哥重要 

孤狼在监听,声音叫大点

儿子被东家睡了还不给钱怎么办 

会叫床么?叫两声我听听

我爸居然让我和一个汉奸走狗相亲怎么办

每天都在掉掉掉 

大家都说我们应该在一起

明楼的世界—今天的大哥拿chi错了剧yao本 

色诱这么重要的任务,当然要在家多练习几遍 


木卜PanDaHoLic

殊途

【楼诚深夜60分】藏

【楼诚深夜60分】壳

【楼诚深夜60分】诚

【楼诚深夜60分】罚

【楼诚深夜60分】幻

【楼诚深夜60分】雾

【楼诚深夜60分】祸

【楼诚深夜60分】迷

【楼诚深夜60分】谎

【楼诚深夜60分】护

【楼诚深夜60分】等

【楼诚深夜60分】猫

【楼诚深夜60分】守

【楼诚深夜60分】失

【楼诚深夜60分】忘

【楼诚深夜60分】局

【楼诚深夜60分】局(明台关门后)

【楼诚深夜60分】听觉

【楼诚深夜60分】沉默

【楼诚深夜60分】念想

【楼诚深夜60分】归处

【楼诚深夜60分】暗号

【楼诚深夜60分】沉沦

【楼诚深夜60分】乌龙

【楼诚深夜60分】皮尺

【楼诚深夜60分】偷拍

【楼诚深夜60分】宵夜

【楼诚深夜60分】晴天

【楼诚深夜60分】愿望

【楼诚深夜60分】hù护

【楼诚深夜60分】晚安吻(蔺靖)

【楼诚深夜60分】事后烟

【楼诚深夜60分】老相邀

【楼诚深夜60分】学艺不精

【楼诚深夜60分】猫性少年

【楼诚深夜60分】巷口杀人事件

【楼诚深夜60分】神来的右手(一)

【楼诚深夜60分】洗脑袋三部曲

【楼诚深夜60分】爱的逻辑悖论(1)

【楼诚歌名三日谈】相望·相忘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楼诚】知乎: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觉?

【楼诚】却话巴山夜雨时

楼诚】【台丽】知乎:是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伪装者】年夜饭 短番/甜


美人赠我蒙汗药

【楼诚】天涯霜雪

【楼诚】夜传灯

【楼诚】猫

【楼诚】泊孤曲

【楼诚】心花

【楼诚】东山


宋泊明

【蔺靖】松风亭


百病始生

[伪装者]吃里扒外

[伪装者]点到为止

[伪装者]心如明镜

[伪装者]噩梦伤身

[伪装者]倾壶


欣桦

[蔺靖]命运 

 好久不见 

春梦·奇香(好久不见、命运番外)

[蔺靖]机中锦字

 [凌远X李熏然]Counting down

[知乎体]那些经历文革的革命者会后悔吗?

噩梦  千秋家国梦 Por Una Cabeza(上) Por Una Cabeza(下)   

[楼诚及衍生小段子]三段论

假期小段子之 求婚那点事儿(一)

假期小段子之 求婚那点事儿(二)

第一次(续文)

【楼诚深夜60分】眼镜

伪装者&琅琊榜双人趣味竞赛(1)

伪装者&琅琊榜双人趣味竞赛(2)


茗馥

【沈剑秋/方孟韦】方家厨房(脑洞/一篇流水账/只会傻白甜)上?

【沈剑秋/方孟韦】方家厨房(脑洞/一篇流水账/只会傻白甜)下

【沈剑秋/方孟韦】上海故旧(脑洞/流水账系列)

【沈剑秋/方孟韦】客从故乡来(北平日后猜想/流水账)

【楼诚衍生】傲慢与偏见(咦?)(杜见锋出没)

【楼诚/沈方】一剑霜寒十四州(甜哒 一发完)

【蔺靖】起居注(段子/OOC)

【凌李】刀与枪(上)(片段灭文法/OOC)

【凌李】刀与枪(下)(片段灭文法/OOC)


尼亚

血(短篇一发完

Pray for Paris (为了今日的巴黎

蔺靖/秘密(污,楼诚深夜60分

【楼诚深夜60分】唇

疯魔半生 平淡一世 (一片奇异的玻璃渣

雪地。的小段子

命中有时终须有

【胡八一X齐勇】三次他被打了,一次他没有。

【蔺晨/萧景琰】心魔

【楼诚深夜60分】【知乎体】关于妖精重生那些事。

【谭宗明/陈亦度】【双alpha】胃中蝴蝶

【蔺晨/萧景琰】红尘客栈


麦子

【楼诚】其人云

明堂哥说   

明堂哥又说

苏氏行医录  

苏氏说媒录

仲春总蠢

肉鸽奇遇   

荔枝与鲜肉   

早饭   

出来混,迟早是要被吃的   

等灯

西红柿炒鸡蛋   

一碗面要什么标题   

番茄牛肉拌饭   

豆腐   

小馄饨

圣诞大餐


我竟然这么帅

【蔺靖】【灵魂梗】魂魄归兮,与君同在

【楼诚深夜60分】易碎品

【知乎体】【楼诚】错过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

【知乎体】【楼诚】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什么感觉?

【知乎体】【楼诚】急!家里想添一个台球桌,需要注意什么?

【楼诚】师徒——台球梗的污

【知乎体】【楼诚】被求婚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知乎体】【楼诚】身边有一对模范情侣什么体验?

【知乎体】【楼诚】见过最特殊的吃醋方式是什么?

【知乎体】【楼诚】家里有人做饭很好吃是什么感觉?

【知乎体】【楼诚】成为一个聪明到能给人安全感的人是什么感觉?

【知乎体】【楼诚】有什么你看到之后觉得能受用半生建议?

【楼诚】【知乎体】和恋人分别后重逢是什么感觉?

【知乎体】【楼诚】身边有很会打架的人是什么感觉?

【知乎体】【楼诚】一个人最孤独的状态是什么?

【知乎体】【楼诚】你听过怎样动人心弦的爱情故事?

【知乎体】【楼诚】撞破家人的秘密是什么后果?

【知乎体】【楼诚】哪一种拥抱更激动人心?

【知乎体】【楼诚】过一次特殊的圣诞节是什么样的体验?

【知乎体】【蔺靖】追一个身份差异很大的人是什么感觉?


侧妃·金·苹果·栀子小姐

楼诚 长嫂难为

楼诚 二又七分之三个七年之痒(知乎体)

【楼诚】养成 明公馆晨起仪式

【楼诚】细水长流

【楼诚】欢送仪式 (一块晨间肉)

【楼诚】一往而深(欢迎回家的污)

【楼诚衍生】一个非法成精的吉他的故事(跨年晚会脑洞)


垃圾君

【蔺靖】陛下和晨妃的日常第198集

【蔺靖】折梅

【蔺靖】193珍珠那什么……

【蔺靖】夏日长 日常第190集【短篇系列可分开观看】

说好的红酒乳鸽


Aster

【楼诚】人间世

【楼诚】宇宙风

【楼诚】Je vais t'aimer (张嘴吃肉)

【楼诚】核桃

【楼诚】Love is blindness (末日AU)

【知乎体】【楼诚】我的爱人不是人类,我们之间会有未来么

【知乎体】【楼诚】如何和人类建立恋爱关系

【楼诚】蝮蛇结(知乎体番外)

【蔺靖】【胡八一】撞鬼

【凌远×李熏然】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楼诚】【凌李】虚构

【楼诚衍生】空房间

【楼诚】达旦


南景三

【楼诚】夜奔(现代AU,短篇)

【知乎】【楼诚】暗恋成功是什么感觉

【蔺靖】折枝

【蔺靖】风雪夜归人

【凌李】他们


茶三查

在骨 【一发完结

既见君子【一发完结

纪念日【肉/一发完结

笔锋【肉/一发完结

夜话【一发完结

夜归人【一发完结


终白首

【楼诚】《纵是凉意刺骨》(冬眠梗)

【凌李】《大雪初霁》之:暖冬里的奶油


倘若我死而你尚在人间

#楼诚深夜60分#倦鸟

#楼诚深夜60分#幽会

【楼诚】自深深处(上)

【楼诚】自深深处(中)

【楼诚】自深深处(下)


Jarvis在1874

【伪装者】【楼诚】卿本佳人,奈何偷尝?

【伪装者】【楼诚】手·婊

【伪装者】【楼诚】那些书房里不该看的东西

【楼诚衍生】【凌远x郝晨】【医生明星AU】远辰

【琅琊榜】【蔺靖】美人榜首,大梁新皇

【琅琊榜】【蔺靖】风流神医俏太子


一握灰

【ABO】勾引计划(正文)(上)

【ABO】勾引计划(下)(肉来了)

【蔺靖】舔吮含吸(ABO肉,靖王那双手,以及美人沐浴)

【楼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代AU,甜甜的暗恋,大哥恶趣味发作)

【楼城】特殊训练(ABO肉,轻微dom/sub)(上)

【楼城】特殊训练(下)(ABO肉,轻微dom/sub)

【楼诚】惩罚(ABO肉,刑讯play,以及标记)

【蔺靖】轻揉慢捻(ABO肉,手指的一百种玩法)

【楼诚】欲求不满(肉,枪支play,dom/sub)

【楼诚】欲求不满(下)(肉,枪支play,dom/sub)

【楼诚】吞拆入腹(肉,向导哨兵,打着打着就干了起来)

【楼诚】漩涡(ABO,干了这碗抑制剂,到处都是信息素)

【楼诚】漩涡(下)(ABO肉,大哥来了还要什么抑制剂)

【凌李】诱惑(ABO,凌远/李熏然,好一出八点档)

【凌李】诱惑(ABO,假戏真做要不得,凌远/李熏然)(02)

【凌李】诱惑(ABO肉,凌远/李熏然,完)

【凌李】袭警(ABO肉,凌远/李熏然,婚后生活太会玩)

【蔺靖】不负(甜肉,美人跟我一起走)

【蔺靖】水乳交融(甜肉一大份,美人可不是能随便看的)

【楼诚】炽热(ABO肉,水晶棒终于被取出来了,以及哥哥饶了我吧)

【荣方】恃宠而骄(肉,荣石/方孟韦,谁被谁宠爱得有恃无恐)

【BDSM】欲壑难填(楼诚,凌李,蔺靖,跟着李警官一起打开新大门)

【凌李】来谈恋爱吧(片段灭文法,小段子而已)

【荣方】大舅子可不好惹(现代AU,荣石/方孟韦,甜蜜段子来一发)

【楼诚】I Want Your Bite(ABO,别说了就是干!!)

【楼诚】I Want Your Bite(ABO,就是要把你栓得死死的)

【楼诚】I Want Your Bite(ABO肉,贯穿就要彻底一点)

【楼诚】I Want Your Bite(ABO,明长官好手段啊)

【凌李、黄曲】不可思议(叫代驾叫出了奇遇,司机帅出天际,一发完)

【凌李】居家过日子(小甜饼,一发完)

【蔺靖】春情(甜肉,阁主有特殊的治疗手法,一发完)


长水川

【楼诚深夜60分】论何为明家食物链顶端

[伪装者][楼诚]轮回怪圈

【楼诚深夜60分】子不语怪力乱神

【楼诚深夜60分】草木深深

[伪装者][楼诚]万家灯火(上)

[伪装者][楼诚]万家灯火(下)


ToWnes

【蔺靖+楼诚】事与愿违(短,张嘴吃糖)

【楼诚】一块手表引发的闹剧(甜!甜!甜!)

【楼诚】不可说(甜?+a little肉渣)

【楼诚】眼睛还有眼泪(甜)

【楼诚】束缚(甜?)

【楼诚】论明楼喜欢的厨艺和人(甜甜甜!)

阿诚不在的二十四小时(甜? he 短)

【蔺靖】江雪寒冬夜(R·18 甜)

【蔺靖】梅艳竹青(ABO R18)

【蔺靖】倾城(一发完 甜甜甜!)

【蔺靖】人人都是蔺靖党(超甜! HE)


酒昧

《平生》(戏子AU/完结)

《小日子》(全员亲情含台丽/完结)

《嘘》(污/完结)


赵五斤

军训au的小片段

【黄志雄x赵启平】润物无声(全)

【伪装者】【楼诚】中秋PWP

【黄志雄x赵启平】星际战士AU片段

【黄志雄x赵启平】短小片段

【楼诚】有情岁月

【蔺靖】踏雪寻梅


未拣

楼诚 | 不冻港(上)

楼诚 | 不冻港(下)


烟草一川

【伪装者】【楼诚】霜华重

【伪装者】【楼诚】玉楼春

【伪装者】【楼诚】虞美人

【伪装者】【楼诚】钗头凤

【伪装者】【楼诚】江城子

【伪装者】【楼诚】青玉案

【伪装者】【楼诚】绮罗香

【伪装者】【楼诚】破阵子

【伪装者】【楼诚】如梦令

【伪装者】【楼诚】蝶恋花

【伪装者】【楼诚】水调歌头

【伪装者】【楼诚】浪淘沙

【伪装者】【楼诚】浣溪沙

【伪装者】【楼诚】南歌子

【伪装者】【楼诚】点绛唇

【伪装者】【楼诚】定风波

【伪装者】【楼诚】忆江南

【伪装者】【楼诚】水龙吟

【伪装者】【楼诚】一剪梅

【伪装者】【楼诚】摸鱼儿

【伪装者】【楼诚】天仙子

【琅琊榜】【蔺靖】连翘【如上为短篇系列,不一一整理了】


倾海

【楼诚】养鹿

【黄志雄/赵启平+李熏然+曲和+陈家明】荒诞文学 (短篇,骑士AU,全文完)

【老年明诚&少年黄志雄】永恒与一日(一次偶遇,非爱情)


Lantheo

【琅琊榜】【蔺靖】对酒行(全章)


芦萧可与歌

【楼诚深夜60分】第一次(肉)

【楼诚深夜60分】与君书

【楼诚深夜60分】情丝指尖绕,无路可逃 (肉)

【楼诚深夜60分】呢喃 (肉)

【楼诚深夜60分】入梦 (肉)

【楼诚】过生日

【楼诚AU】陪你去世界尽头


好忙的小补丁

【楼诚】石榴(吃石榴时一个小脑洞,石榴甜脑洞也甜)

【楼诚】听说你们都爱吃糖?(AU短篇)

【楼诚】某人的手与某人的腰

【楼诚】睡觉这件小事儿(说好的撒个糖!)


白铭公子

【蔺靖】今天下午本公子去看了菊花展开的脑洞。。。

【楼诚】日常之喝牛奶

【蔺靖】靖王要吃鸽子肉(被鸽子吵醒本公子不开心!)

【楼诚】大哥阿诚是去野营不是野游!

【楼诚现代】你还在我还在(微虐)——记参观纪念馆

【蔺靖】蔺阁主不能说的秘密之虐向

【楼诚】明长官不能说的秘密之虐向

【楼诚深夜六十分】【眼镜梗】最后留下的东西

【楼诚】圣诞节无责任三个段子


盐焗大柚纸

【楼诚】忘却与纪念

【蔺靖】鹿鸣

【蔺靖】青年你行不行

【蔺靖】青年你行不行【02】


不污

江城子(短篇)

【楼诚】奈何奈何(短篇)

入戏(短篇)


一根棉签

[楼诚]灵魂伴侣

[蔺靖]问


玛丽阿姨yo

【楼诚】诉说(短)


半盏小团圆

花好月圆

今日昨日

立春

楼诚日常 之 出息

故时况味

【楼诚】化形

【楼诚】请问你…/你别说了,我选阿诚。


autistic_RG

「楼诚/楼春」最大的浪漫

「楼诚」鳏寡孤独


九只梨

【琅琊榜同人】#蔺靖#《你头上有灯泡!》

【楼诚衍生#蔺靖】《电量不足》


智窑控股

[楼诚]明长官的镜片

[楼诚]明长官的领带

[楼诚]明长官的玫瑰花

[楼诚]明长官的卧室

[楼诚]明长官的沙发

[楼诚]冰糖雪梨

[伪装者] 生日

[楼诚]好像有点甜

[楼诚][pwp] 情浓

[楼诚] 酿冬

[楼诚]少年时期的段子


低音炮砸穿脑洞

兄控日常 其实小脑洞

攀比之风不可长 弟控们无脑日常

兄控们的麻将桌 无脑日常向

弟控们的麻将桌 无脑日常向

兄控们的麻将桌 秀恩爱小脑洞

兄控/弟控们的麻将桌 嘤嘤嘤小脑洞

早饭

手表

惩罚游戏

【楼诚深夜60分】养 猫


庄风已退圈


鹅妈妈童谣

[楼诚]夜之华

极乐狱


qing-唐凰

狗男男【楼诚衍生】【凌远×陈家明】←注意避雷(一发完)

【楼诚衍生/陈家明×凌远】相逢是缘(注意避雷)(一发完)

【楼诚衍生】陈家明先生的好嗓子【凌远×家明】(有小肉渣

【楼诚衍生/凌李】目之所及(失明梗)

【凌李】来谈恋爱吧~☆![转世梗番外](才不是傻白甜-.-)


Dime

【蔺靖】美人在怀(一发完小甜饼)


梓_物语

相亲这种事—————记金老师第n次相亲

【楼诚】Lilas blanc


袖穿天下

蔺靖 论七珠冠的正确用途

蔺靖 饮鸩

【蔺靖】【 微祁靖】上元时节

蔺靖日常 之 蔺阁主生气了怎么办

蔺靖日常之 陛下腰扭了怎么办

【楼诚衍生/凌霖】sex therapy (上)

【楼诚衍生/凌霖】sex therapy (中)

【蔺靖】 酒客

【蔺靖】 梦南柯


梁樱白

【伪装者同人\楼诚】一任明月照孤楼(完)

【伪装者同人\楼诚】归家(完)

【伪装者同人\楼诚】memory(完)

【伪装者同人\楼诚】平复帖(完)

【伪装者同人\楼诚】向死而生(完)

【伪装者同人\楼诚】琢玉(完)

【伪装者同人\楼诚】晴方好(完)


蔷薇的花园

【楼诚】狐狸与玫瑰  


不与

【楼诚】他他(肉,上)

【楼诚】他他(肉,下)

【知乎】楼诚,关于对爱人的称呼

【楼诚衍生/凌赵】尼格罗尼 一

【楼诚衍生/凌赵】尼格罗尼 二


纯情俏总裁

【楼诚衍生】【蔺靖】【杜方】思凡


光荣哑巴

【楼诚】《有糖,就问你吃不吃》01

【楼诚】《有糖,就问你吃不吃》02

【楼诚】《有糖,就问你吃不吃》03

【楼诚】【深夜发黄】【4000+纯肉】《俘虏》大肉特肉


一夜西风开晃蕾

See you again【楼诚】

【秘密】(楼诚深夜60分)

【楼诚深夜60分】【相依】

【楼诚深夜60分】【枪】

【楼诚】【明楼不能理解的Cosplay】

【琼楼归心诚】【楼诚】

【特殊任务】【楼诚】

【摆渡人】【楼诚】

【楼诚】【五十度化肥会挥发】

【楼诚深夜60分】【楼梯】

【楼诚】【子弹】【污】

【如何以正确的姿势标记omega】【ABO】

【楼诚】【比翼双飞】

【楼诚深夜60分】【车】【ABO】

【凌李】【微甜】

【楼诚衍生】【凌李】【心病】

【沉夜】【ABO】

【冬至】【楼诚】


特能苏

悲观主义者的浪漫


木娄青

【楼诚】更上一层楼(有肉慎入)

【楼诚】验证码(依然有肉慎入一发完结)

【蔺靖】心劫(修仙AU一发完结)

【楼诚】心照不宣(一发完结,女装梗慎入)


狂岚暴雨的相遇

【楼诚】死生告白 (全文完)一共1万3哦也


焱之

三生路(上)(电报调戏达成)

三生路(下)(完结+彩蛋+后记)

【楼诚】无相负(上)

【楼诚】无相负(下)(fin)


与往事    与酒香

【楼诚】手

【楼诚】于无声处


mockmockmock

[楼诚] 青瓷


祁风

【楼诚ABO】甜蜜惩戒游戏

闻香识人 上

闻香识人 下


重郁_

【伪装者|楼诚】与你走过的并不漫长的一生


言千阙

桃李春风一杯酒(上)

桃李春风一杯酒(下)

江湖夜雨十年灯

烟花(上)

烟花(下)

【原著向】飞蛾扑火

【楼诚】关心则乱

【楼诚】第三种结局

【明公馆日常】中秋节

阿诚相亲记

隐疾

可待

惊梦


kkw的江河万里

【楼诚】秘密

【楼诚深夜60分】味道

【楼诚深夜60分】握枪

【楼诚深夜60分】论明长官的称谓

【楼诚深夜60分】热干面好吃吗?

【楼诚深夜60分】【知乎体】家与家园有何不同?

【楼诚深夜60分】夜宵什么的少吃为妙

【楼诚深夜60分】控制狂

【楼诚深夜60分】到底是谁滚出去?

【楼诚深夜60分】楼梯

【楼诚深夜60分】流星

【蔺靖】人间有味是清欢

【谭宗明X陈家明】Be The One

【黄志雄X赵启平】知乎体——死而复生是什么感受?

【楼诚深夜60分】斜阳残桂,池苑依旧


隔山灯火

[伪装者/楼诚] 重逢

[伪装者/楼诚] 万人行处


金十

猫的报恩

明家日常之姐姐去哪儿


桃花酥

【楼诚】有一种养成叫阿诚(的一场莫名其妙的洗澡)

【楼诚】离不开,舍不得

【楼诚】有一种养成叫阿诚(的重生)

【楼诚】明台观察日记

【楼诚】明台反击记,仅此一次

【楼诚】明大少生气,阿诚有妙招,明台受难日

【楼诚】阿诚很低沉,明楼有妙招,明台受难日

【伪装者】关于阿诚单纯而纯粹的感情

【伪装者】阿诚始终是一枚安静的美男

【楼诚】说话不怎么算数的大哥

【楼诚】毒蛇与毒蜂的一次友好交谈会(微天台)

【楼诚】明大少爷与明大管家的二三事 01.

【蔺靖】情丝绕绕丝情


别开枪我是一个正派人士

【楼诚】 大浪漫主义


维安

【楼诚】现场解决什么的最有意思了(肉)

【楼诚】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肉)

【楼诚】中秋怎能看小黄书?

【楼诚】刺激(短肉)

【楼诚】药(肉)

【楼诚】误会(短肉)

【蔺靖】你们皇子都被人抢走了!

【蔺靖】你们的皇子都被人抢走啦(下-完结肉)


纠葛一生

谭赵 肉】角色扮演

【楼诚深夜六十分】瘾


阿春春酱

明-食物链低端-楼

点到为止

上药(cheng) 肉

晚安

风流阁主俏王爷 番外


白骨生根

【琅琊榜】【蔺靖】一语未言恍旧识


新建文件夹

[楼诚] 当年明月在


映小映_圈地自萌

明月清风(楼诚)


水佩风裳

【伪装者/楼诚】 风雨晦暝

【伪装者/楼诚】长夜


人间抽风客

月光

许字

书情以话



浔茶w

【蔺靖】【知乎体】爱上一个原本很讨厌的人是什么样的体验?

【楼诚】【知乎体】跟暗恋多年的男神在一起了是什么样的体验?

【楼诚】【知乎体】身边有人时时刻刻秀恩爱是什么样的体验?

【蔺靖】【知乎体】追一个情商不高的人是什么样的体验?

【楼诚】【知乎体】生命中最痛苦最艰难的一段日子是如何度过的?


廖_安澜

(楼诚)阿诚的独白

【虐の楼诚】当时明月在(不甜不要钱!!!精分の标题)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伪装者成语大会(甜)【伪装者全员】【ooc慎入】


阿久

解铃【蔺靖】全


゛親ベ寶寶

【凌远/李熏然】一场关于爱与感动的球赛!

【凌远/李熏然】一场关于爱与包容的雪仗!

【凌远/李熏然】一场关于烟与棒棒糖的战争!

【凌远/李熏然】一场飚车与感冒引起的思考!

【凌远/李熏然】一场浪漫而又“完美”的圣诞节!

【凌远/李熏然】 元旦不是圆圆的蛋 (*^__^*)

【凌远/李熏然】是要面子还是要肚子?

【凌远/李熏然】一场神夏惹的祸!o(∩_∩)o 哈哈


兔毛球

[凌远x李熏然]小污怡情

【荣方】 无赖 (全文)

[蔺靖]野生动物(一发完)

 

 




*欢迎补充。

然后其他的等考完试吧,下周开始进入最后复习阶段了。qwq


承蒙厚爱【跪。

【楼诚】无相负(上)

千灯落墨:

焱之:

所以说食言而肥,挖坑埋自己。这条鱼不摸出来,心里是过不去的……考不上就考不上了!

  

 

  

本篇系 @mockmockmock 大大所著《伪装者》同人文《别日何易》之衍生作品《三生路()》之续篇。

  


  

授权:见图 

  

弃权声明:

  

明家四姐弟是张勇《谍战上海滩》及电视剧《伪装者》的,时间线及大部分私设是大大的。我不拥有上述一切,只拥有BUG和OOC。

  

Warning:

  

性爱描写。另,本篇笔调偏沉,在我算不得虐,于君可能未必?总之预警过了哟^ ^

  

 

  

1945/上海 无相负 

  

 

  

清明前一天两个人照常回了家,把家里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遍,然后手牵手回到房间,不知疲倦地亲吻和做爱,像情窦初开的少年人那样。①直到相拥睡去。

  

在体温熨帖中,明诚做了个梦。梦里桩桩件件太过清晰,以致醒后明诚睁大眼睛躺在暗夜,一时竟分不清那究竟是梦,还是半睡半醒间记忆中一场昨日重现。

  

手往身边一摸,明楼还在睡,呼吸安沉,体肤温暖。他的心瞬间定了下来。

  

 

  

彼时正是二十年前。他十三,他十六,都是少年人。明台九岁,还在读国小;明诚则是刚考入徐汇。家中佣人各有差事,明镜打理家业抽不开身,接两个弟弟回家的任务,理所应当落到了放学顺路的明大少爷头上。②

  

这是一个秋日下午,斜阳将影子拉得长。明楼一手牵着明诚往家走,另一边明台早已甩开他的手奔向大门:“大姐——我们回来啦——阿香——”

  

这小子,越大越没规矩。明楼望着那团背影摇头,垂眼就见明诚正仰着脸看他。见大哥看向自己,明诚的手勾了勾明楼的,握紧了。那意思像在说,我永远不会先放开你的手。

  

还是我们阿诚乖巧。明楼笑弯了眼睛,空出来的手拍了拍明诚柔软的头发。二人一同进门去,却见厅里一个下人也无,明台甩了书包,正蹑手蹑脚想往楼上爬。

  

人都哪去了?明大少爷换了鞋,去捡那无辜受难的包:“张妈——”

  

“嘘!”明台扭过头,煞有介事地压低嗓门,指指楼上,“大哥你听。”

  

“大姐爱听戏,唱片天天放着,有什么稀奇。”明楼拎过明台的拖鞋,“换了。”

  

“这个不一样!你听这笛声,家里哪张京戏唱片里有?”

  

“倒像去年在吴家听过的昆戏折子。”明诚自觉,早换了鞋洗了手,此时走过来。明楼凝神听了一刻,还真是苏笛。

  

明台眼珠一转:“大姐不会背着我们请了昆戏班子,在楼上偷享吧?”

  

“胡说。”明楼拍一下明台后脑勺,“哪藏得下那么多人。”

  

“不去探探怎么知道?”明台瘪嘴,转而去拉明诚,“阿诚哥,咱们一起上楼啊!这儿听不清楚。”

  

明诚爱听昆曲,去年吴家一场,事后惦记好久,嘴上不说,明楼却是清楚的。此刻被明台拉着,明诚身子不动,脸朝明楼转过来,也不开腔,就巴巴儿地盯着他瞧。

  

明楼最受不了他这个眼神,又心痒楼上乐音绕梁,当即大手一挥:“脚步轻点儿。”

  

 

  

兄弟三人做贼一样摸到了大姐虚掩的房门外。明楼一耳听出来,是《惊梦》里的《山坡羊》③。倒是这旦角的唱腔,哪个昆戏班子里也没听过,于缠绵柔曼中格外多出一份细而不弱、不绝如缕来,气息功力可见一斑。

  

明台已听住了,早忘了往里闯;明诚闭着眼睛,手上打着拍子。这时里面换了一支《集贤宾》④,“海天悠”一句出来,明楼突然想起这声音是谁的了。

  

“问冰蟾何处涌?玉杵秋空,凭谁窃药把嫦娥奉?”若断若续,幽咽婉转;守眼清晰,一唱三叹。他若哭,便哭到你心里去,直教人想陪他一啼千古。

  

十足是玉霜先生才有的行腔,再不用作第二人想。

  

三年前沪上惊鸿,竟至一票难求。⑤明家生意做得广,明镜又早早托人订座,姐弟四人这才一饱耳福。那也是明诚第一次上戏院听戏。程先生工青衣,擅悲剧,一场戏看下来,姐弟四人眼圈都是红的。

  

 

  

本以为只是台上悲欢台下闲观的际会,不曾想还有后续的缘分:程先生所在的戏班第一次来上海,不知是接洽时拜错了码头,还是班里的打杂误闯了地盘,总之揽上了麻烦,人被扣下了,要重金来赎。

  

青帮不好沾惹,沪上谁人不晓,明家也向来与之无甚关涉。偏巧明老爷子在世时候帮过“公兴俱乐部”老板(那时还是水果小贩)一个小忙,在对方却是“活命的大恩”,因此许下重诺,定当报答。后来此人发迹,果然严令手下不许跟明家为难。明老爷子举手之劳,倒给明家换来乱世里的一隅安稳。

  

戏班的事在商界传开,辗转给明镜听说,既做了玉霜先生的戏迷,自然不忍心看他求告无门,便打了电话过去。对方一听是明家十七岁掌管家业的女公子,口称佩服,立马放人。

  

按说故事到这儿也该结了。明镜举手之劳,事情一解决,转头就揭过,没跟任何人提起。却不知程先生又从哪处打听了来,择了个休息日携厚礼登门致谢,倒把明董事长堵了个措手不及,自然来龙去脉也给明楼知道了。

  

礼金是无论如何不能受的。明镜再三推却,程先生只得起身行礼:“艳秋身无长物,唯有玩意儿上得些台面。明董事长祖上苏州,昆戏想来是爱听的?”见明镜应了,又道,“既如此,艳秋回北平寻着机会,便录一张《牡丹亭》的折子寄来,聊以为谢吧。”⑥

  

 

  

昆曲,百戏之母,虽败了花雅争艳,京戏却把它的好处学了多少去。戏班子里孩子学戏,都拿昆曲折子打底子;上了台,文武昆乱不挡,才算得真角儿。明楼起先一直念着,却左等右等不见唱片寄来,只当程先生把此事忘了,不曾想三年后听到,嗓音愈见清峻,真是更上一层了。

  

“甚西风吹梦无踪。人去难逢,须不是神挑鬼弄。在眉峰,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悲切如斯,像有一万年的生离死别埋在里面。饶是明楼被往事分了心,也听得鼻子发酸。低头再看,明诚眼睛还闭着,睫毛下面全是泪;明台一抽一抽的,鼻头都红了。

  

三兄弟听得魂飞天外,连曲声何时停了都不晓得。门内阿香的哭腔伴着疾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啊呀!天光暗得这样,大少爷他们都快回来了,我还没做饭呢!”

  

“程先生唱得这样好,让人全忘了时辰。我也得下楼去了,明台回来见不到我,又要喊得隔壁都听到——”

  

要跑已经来不及了。阿香拉开房门,兄弟三人就这样跟正拿手绢拭泪的大姐打上了照面。

  

 

  

明董事长何许人也,十七岁临危掌家,硬是把风雨飘摇的明家产业从贼人嘴边抢了回来,做稳做大。三兄弟早习惯了大姐对外杀伐决断、在家说一不二,像一株亭亭如盖的树,长长久久地荫蔽着明家门户,谁曾想有朝一日居然撞上一树娇滴滴的梨花带雨,一时间连逃跑都忘了,三张脸呆呆地冲着明镜通红的眼角。

  

却说明镜。午后邮差送来快件,明镜开始还纳闷儿,生意没做到北平去呀。拆开了,见唱片一张,手书一封,这才想起三年前的往事。一时间实在喜欢得紧,等不得三兄弟回来,便拉着阿香同赏。起先还是《闹学》、《游园》等活泼折子,及至《惊梦》、《寻梦》,明大小姐触及情肠,嗓子便有些发紧;眼见阿香已哭成了泪人儿,便也放纵自己为《离魂》掬了一捧伤心泪,不曾想这小儿女情态被三个弟弟逮个正着,大家长多年积威眼看就要毁于一旦。

  

家风此时不整,更待何时。

  

 

  

“你们三个!”明镜眼风一扫,三兄弟立正站好。一个齐一个的肩头,一排活的等差数列。阿香一看情势不对,顾不得小少爷杀鸡抹脖子地使眼色,轻手轻脚顺着墙根儿溜去了厨房。明镜将手绢攥进掌心,背着手挨个儿面前踱过去踱回来,鞋跟笃笃敲着地板。

  

“上了新式学堂,‘出必告,反必面’⑦都忘光啦?放学回来不打招呼,鬼鬼祟祟凑在我房门口,要做什么?”

  

等差数列脸上倒出了一模一样的委屈。“喊过啦,没人应,我们才上楼来的。”此时敢开口的,也就只有小少爷了。

  

“没人应,没人应不能多唤几声啊?不能敲门啊?好的不学,学那些不三不四的特务,听人墙角算什么啦?”

  

明台难得在大姐这里吃排头,脖子缩回去了,嘴上还是忍不住:“您这个样子,怎么也听不到……”

  

“嘟嘟囔囔地说些什么啊?你也是小男子汉了,不服气就大声讲!”

  

“大姐呀,”此时就得明楼出马了,“您也别骂明台了。您还不知道他,回到家不见您,没拆了屋子寻就不错了。我们也不是故意偷听,这不是怕冒昧闯进去,扰了您的雅兴——”

  

“你少给我在这里甜言蜜语的!”明镜一眼瞪过去,明楼铩羽而归,“你这个大哥怎么当的?哦,回到家不见我,你不能带着两个弟弟温温书啊?打打球也好呀!我还不知道他们两个,要不是你点头,他们敢上来吗?”

  

“我——”

  

“你什么你呀?我冤枉你了吗?你也要考大学了,不说好好复习备考,心思还放在偷听戏文上,看你落了榜没处哭去!”

  

 

  

楼下电话铃声大作,阿香跑过去接起来,嗓门故意放得很大:“喂,这里是明公馆,请问您是?……哦,大少爷好!找大小姐呀?在,在的,我这就去叫,请您稍等……”

  

明楼打心眼儿里感谢明堂大哥,这电话从未来得如此及时。明镜最后嗔了他们一眼,就要下楼去接。偏生阿诚那会儿还是个直肠子,一心惦记着屋里没听完的昆曲,又没想明白大姐这通脾气的关窍,好死不死问了一句:“那等大哥考上大学,我们就能听这张唱片了吗?”

  

完了。明楼与明台恨铁不成钢地对视一眼,把头埋得更低。

  

“阿香呀,让大哥再等等,说我马上就来!”明镜倚着扶手交待完这句,蹬蹬蹬折回三兄弟面前,“三个男孩子,听个戏都要哭天抹泪,像什么话!真要放开让你们听,还不一个个都玩物丧志、丢了骨气!不许再惦记这事!”

  


  

这就是阿诚后来一听“牡丹亭”就一哆嗦的出典了。那段时间更甚,见了大姐都恨不得躲着走,仿佛做了天大的错事。明楼心下通透,却不点破,只是之后每个周末都带着明诚出门,神神秘秘,不知搞些什么。明台大抗议,非要跟着去,被大少爷以拉丁文残酷镇压。

  

转眼到了年下。除夕夜,大姐封了红包,大哥要派礼物。今年的礼物别出心裁:给大姐的是张唱片,明诚、明台则各拿到一张字条,上面是句暗语,谜底就是礼物所在之处。

  

明诚认真琢磨起那句话来,明台一下想不出便不耐烦,跟大姐一撒娇,明镜少不得要数落明楼画蛇添足,大过年图个和乐喜庆,无端惹大家不开心,好没意思。没奈何,明楼亲自领明台去他房间床头柜里找出一套<Le Comte de Monte-Cristo>,明诚却要自己想出答案。明镜便叫他先放一放,姐弟四人聚到唱机前,唱片放上去,一段西皮流水淌了出来:

  

 

  

旦:月儿弯弯照天下,问起军爷你住在哪家?

  

生:大姐不必细盘咱,天底下就是我的家。

  

旦:道一声军爷理太差,不该调戏我们好人家。

  

生:好人家来歹人家,不该斜插这海棠花。扭扭捏,多俊雅,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旦:海棠花来海棠花,倒被军爷取笑咱。我这里将花丢地下,从今后不戴这朵海棠花。

  

生:李凤姐,做事差,不该撇了海棠花。为军将花忙拾起,来来来,我与你插、插、插上这朵海棠花。

  

旦:军爷百般调戏咱,去到后面我躲避了他。

  

生:哈哈哈,任你上天入地下,为军赶你到天涯。

  

……⑧

  

 

  

明镜脚尖点地打着拍子,问明楼:“这不是买来的吧?”

  

“央相熟的角儿录的。”

  

“胡扯!”明镜笑骂,“你能有什么相熟的角儿?当我听不出,这正德帝分明就是你。”

  

明楼就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姐。”

  

“倒是这旦角听着耳生,是你同学?”

  

“是。”一同学着唱这出《梅龙镇》来的。

  

 

  

过了零点,又是新一年。互道了晚安,大姐、明台各自去睡不提,明楼洗过澡,穿着睡衣坐在书房里等。果然没过多久,门被轻轻推开,阿诚的身影闪了进来。

  

这个夜晚让他困惑。若说听戏玩物丧志,唱戏岂不更甚?大姐怎么反而眉开眼笑的?明楼无意揭大姐的短,只顺着明镜那天训斥他们的意思给阿诚讲了道理,送他抱着那本《牡丹亭》去睡了。

  

 

  

过年横竖无事,随大姐拜访各家亲戚后,明诚用几个晚上读完了那本传奇。然后,翌日清晨,出了一件让他尴尬又惶惑的事。

  

明诚轻手轻脚躲进洗手间,试图清洗痕迹,这时让他更加尴尬惶惑的事发生了:明楼这天起得也很早,支楞着头发一推门,盥洗池前一手泡沫、脸红到脖子根的小阿诚就这么没遮没拦地撞进了眼里。

  

 

  

“恭喜啊,阿诚,你要成为大人了。”明楼是过来人,一眼看出原委,莫名生出些“吾家有子初长成”的骄傲,当下也不避讳,就站在明诚身旁,一边洗漱剃须,一边语气平淡地给他讲第二性征。

  

明诚听着听着,脸上的烫本来渐渐要退,不提防明楼边往两颊拍须后水,边从镜子里笑看阿诚一眼:“梦到了心仪的姑娘?”又闹了个大红脸。

  

他当然不肯告诉明楼,梦里没有姑娘,却是一座似亭非亭、似楼非楼的建筑,掩映在湖石花树后面,里头仿佛有一人影,却影影绰绰地看不真切。唯有苦橙、青草与皮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在梦境中,无比清晰。

  

很久以后,久到他们一起长成了芝兰玉树的青年,久到他们开始分享同一瓶须后水,明诚才后知后觉,那正是他在明楼身上闻惯了的味道。

  


  

tbc

  

 

  

 

  

① mock大大《别日何易·尾声·苏黎世》里的一句原文。

  

② 此处没看地图考证,就算顺路吧。虽然绕道去接更显兄长力max,但我们大少爷毕竟是要考国立第四中山大学的人。

  

③ 《牡丹亭·惊梦》【山坡羊】“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则索要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转。迁延,这衷怀哪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仔细看这唱词,大姐被抓包后发飙的原因之一哟。

  

④ 《牡丹亭·离魂》【集贤宾】“海天悠、问冰蟾何处涌?玉杵秋空,凭谁窃药把嫦娥奉?甚西风吹梦无踪。人去难逢,须不是神挑鬼弄。在眉峰,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

  

⑤ 1922年,程砚秋首度赴上海演出即引起轰动,10月30日《申报》17版刊登了《观艳杂谈》一文:程玉霜以簪缨世泽献技舞台,秀外慧中其禀赋已不同于凡俗,况经畹华为之指点,颦笑举止各如分际做工重在神色,神色之流露者眉痕。玉霜眉如远山,极幽妩之长,颦时偶浅展,轻施无不奇艳。

  

⑥ 皆系本人胡扯。未见文献资料显示程先生上海献艺时曾招惹青帮。不过想来明家家大业大,虽做的是正派生意,若说跟青帮毫无交际,我是不知道说不说得过去啦……“公兴俱乐部”的老板就是杜月笙。

  

程先生,拳打特务,停演明志,见其鲠骨,想来应也是重义重诺的。原名承麟,满族索绰罗氏,后改为汉姓程,初名程菊侬,后改艳秋,字玉霜。1932年起更名砚秋,改字御霜。传说先生昆曲《闹学》《游园惊梦》唱得极妙,我当然无缘亲炙,又遍寻不着音频,这份福气就让明家独享吧。

  

推荐张继青老师的《昆曲<牡丹亭>名段精选》。

  

⑦ 出自《朱子家礼·卷第一·通礼》。就是出门前须告知家长行程,回家后要马上当面报平安的意思。

  

题外话:我其实是被镜女王圈进《伪装者》大坑的,汪公馆、小祠堂那两场戏真是绝了。

  

⑧ 不知何时在lofter看到一位姑娘开的脑洞,说原剧除夕夜明台要大哥唱戏,明楼要“伺候大姐一段《梅龙镇》”,找谁给他搭旦角……想想王凯那低音炮唱“月儿弯弯照天下”,这画面也是太美……这位姑娘,您若看到此篇,还请前来认领哟,不知我这样填,您是否满意~

  

唱词是听写谭富英版的(没查到旦角是谁),可能有个别字不准。

  

⑨ 已完结。后文戳我

【可有可无的话】所谓书单

千灯落墨:

盂兰变:

前前后后收到好多留言和私信问书单的,统一回复一下吧。

  

1936的整体架构是建立在一系列知名作品上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1936本身就是一个书单,它是一篇“同书文“,多于同人文。每个章节名都是法国文学史上真实存在的知名作品,如果想随便读些法国文学的话,可以试试从1936里的章节名里找(http://yulanbian.lofter.com/post/1d8fe92f_94cdee9)。加上1936基本上做到了每一个章节的内容和所选的名著标题都一一对应,借各位法兰西作家的作品和主旨,来影射明楼和明诚的心路历程,也许可以为大家增加一点阅读乐趣。

  

此外,在下一章《诸神渴了》(同样也是很内涵的标题了)里,会出现以明诚视角重构明楼1936年巴黎藏书的段落。也许也能为大家提供一些书单的参考。

  

 

  

最后,说一点我自己的阅读体会。其实在我看来,书单就是一个伪命题。

  

因为没有人在真正的阅读过程中,是按照一个单子读下来的。更合理的方式,是从一本书引出另一本书,从一个作者引出另一个作者。这种引出的方式,可以是通过图书馆的编目检索所得,例如我就很喜欢在检索系统里按照已有的关键词或者作者进行检索;也可以是在实体的图书馆书架前偶遇,一般来说越是好的图书馆,其编目就越是合理,找到通过网络检索到的某一部作品后,不妨不急着走开,上上下下顺便看一眼。然后你就会发现what,陈独秀文集前面是赵世炎文集,后面是瞿秋白文集,上面是国际共产主义大会档案汇编?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大家别浪费了。

  

其次,别放过每一本书的注和参考书目。越是严谨的作品,注解和书目越是详尽,比如说李健吾先生翻译的福楼拜,现在豆瓣上批他也只敢说他所采用的汉语老旧(废话,三十年代的汉语使用方式能和现在一样么?本质主义的膜拜者总是喜欢说些没情没义没脑子的蠢话),而不敢说他的翻译有问题,毕竟李先生版的《包法利夫人》注解是最详尽最精准的(后面的译者们好多都直接照搬了他的注释部分)。一般等读者确定了自己的阅读趣味之后,读到感兴趣的地方,往下一看都会看到一个美好的注解和另一部有意思的书在等着自己了。

  

再次,善用豆瓣。豆瓣上可以查看某个书系的其它作品都还有什么,一般如果一个系列里有你喜欢的,那么在同个书系里出现别的你可能喜欢的概率也比较大。

  

至于几大读书期刊,阅读公众号,各大出版社什么的,大家就八仙过海吧。

  

 

  

以上都是一点常识,谈不上什么高大上的。寒假也快到了,就祝大家Bonne lecture !

【合集】大家的话

千灯落墨:

盂兰变:

罗兰巴特说过,作者放下笔的那一刻,便已经死了。罗兰巴特也说过,作品的另一半意义是由读者的阅读来完成的。

  

1936是近几年写过的最辛苦的一些文字,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以大家未曾见过,甚至是未曾想过的方式,来写两个“人”的灵魂的相遇。另外,由于整篇文的写法都很奇葩,所以大家读的时候“想怎么来都行”。虽然故事只写1936年最后两个月的巴黎故事,但从宏观上来看,与其说巴黎1936是希望回答什么定义什么,倒不如说它只是在抛出一些问题,唤起某种凝视。至于问题的答案,相信就在每个读者的心里。

  

 

  

把“大家的话”放在这里,做个合集,也方便后来的朋友读。

  

1. 逆向倒带:《于无声处》有剧透,但很感人。

  

2. 木可:关于明楼论爱情的部分,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解读。

  

3. 萤辰:《风起天凉》《》关于各种梗。

  

4. 4_乙基愈创木酚: 有剧透,没有看过1936的朋友慎入。适合阅读人群:看过且愿意重温1936的朋友。

  

 

  

一个关于三字安利的有声版: 焱之